會員登陸 | 會員注冊 | 信息發布


加入收藏
網站地圖
行業資訊
您現在的位置: 海運信息網 >> 行業資訊 >> 行業新聞 >> 正文

被后世誤讀的道光皇帝,徹底實現海運,駕崩后臣子痛哭

作者:佚名 文章來源:不詳 點擊數: 更新時間:2018-5-8 上午 12:38:15
被后世誤讀的道光皇帝,徹底實現海運,駕崩后臣子痛哭2018-05-07 17:16:53

作者:我方特邀作者趙立波

莫不想起他“吝嗇、摳門”、

歷史上一提到清朝道光帝,“鴉片戰爭責任人”任內似乎什么也不做,專門和臣下玩文字游戲。其實,在清朝十幾位皇帝中道光雖然不能算最好的一位,從私德和自我控制力來看,絕不是中下游,其在內政上的作為可圈可點。

歷史將其過度儉樸進行放大調侃,無疑缺乏學術嚴肅性和真實性。

這個重大的負擔道光時期竟然全面爆發,

清朝自乾隆中后期到嘉慶三十余年不斷保守中,進一步拉開了與當時西方國家的距離,而就此讓道光承擔了歷史進程的重大責任。

拋卻其他歷史因素,但從傳統的帝王式政治模式來看,道光在處理內政上都非常具有手腕和魄力。

凡事力求嚴謹平穩,中規中矩。

道光旻寧性格與其父嘉慶非常相像,道光繼位時已三十九歲,與成熟相伴隨的更多的是固態保守。

登基之后,道光率先帶領發動節儉之風,除了節省財政支出外,更多的是回應自乾隆中后期和嘉慶一朝的長期吏治奢靡難題。

因節儉著稱的帝王并不少見。

中國歷史上,梁武帝日止一食,膳無鮮腴,惟豆羹糲食而已……身衣布衣。朱元璋更是“只用蔬菜,外加一道豆腐”。萬歷皇帝大婚之前,為了向張居正表現自己節儉樸素,特意撩起身穿龍袍問張居正:“此袍何色?”張居正回答說:“青色。”

神宗立即予以糾正說,不是青色是紫色,因為穿久了褪色成這樣。本以為張居正會贊揚他簡樸,沒想到張居正卻故意唱反調說:“既然此色易褪色,請少做幾件。”所以在節儉的路上,道光并不是唯一。

道光敢于從皇族親貴中入手,處置了一批肆意妄為的皇族。

在整頓吏治方面,在發現吏治整體松懈時,道光承認整個清朝已經積重難返吏治難清的感嘆,為此他只能從改良、整頓入手,這是道光的施政核心。

他怕對方不能理解,耐心給予解釋:

有一次他召見即將上任的四川按察使張集馨,要求他“諸事整頓”,“譬如人家有所大房子,年深月久,不是東邊倒塌,即是西邊剝落,住房人隨時粘補修理,自然一律整齊,若任聽破壞,必至要動大工。此語雖小,可以喻大,即曲突徒薪之論也,汝當思之。”

京城糧道斷絕,

道光四年(1824年)由于洪澤湖高家堰大堤決口,大量湖水外泄,使得大運河從江蘇高郵、寶應到清江浦一段水位急劇下降,漕船擱淺,面臨斷糧危險。

道光異常驚駭,下令南河總督張文浩革職,

聽到奏報,披枷帶鎖到現場示眾。在得到大臣琦善和陶澍海運的建議后,力排眾議,在陶澍的強力推進下,海運取得徹底成功。

懲治非法私鹽為財政創收,這些都得益于道光能正確選拔使用陶澍這樣的官吏。正如道光告誡陶澍時說:“朕看汝人爽直,任事勇敢,故畀以兩江重任。”道光勉力他一不要怕得罪人,二是不要怕吃苦受累,三是破除一切積習,講求河工、鹽務。

道光破格使用陶澍,可見他用人尚有眼光。

陶澍在《清史稿》的記載是“見義勇為,胸無城府。”在如此棘手遭遇既得利益強烈反彈的背景下,經過陶澍的大力整頓,原來兩淮鹽政虧損七百萬多兩,道光十一年到十七年,兩淮完納鹽課兩千六百四十余萬兩,存銀三百多萬兩。

某種程度來

在任內提拔重用林則徐、了陶澍等名臣,培養了曾國藩、其功不小。道光告誡陶澍時說:“朕看汝人爽直,任事勇敢,故畀以兩江重任。”

道光曾召見欣賞的官員張集馨,問他說近年來四川總督誰最優秀?

張集馨一時不知如何回答。道光就說琦善辦事老練,又問裕成如何?張敷衍回奏說“中正和平”,道光則說“嫌他太軟”,不過無人可用,還是派他去做川督,預料他“大約整頓未能,亦未必敢壞地方公事”。

張集罄在三十六歲這年第一次被道光皇帝召見,

作為道光時期最具操守的官員張集罄記錄了道光言行和精神風貌,現在看來,道光言語周密,詢問完張的工作履歷后,讓他多讀有用之書,不要做那些無關政治的風月詞章。

又問到張集罄的老家時,道光突然大聲問:“你那南方年年鬧水災,將如之何?”緊接著張集罄一一為道光皇帝解釋,看得出這次面試,道光對張集罄很滿意。末了,道光囑咐說:“汝在家總宜讀經世之書,文酒之會,為翰林積習,亦當檢點。”

第二年的五月,張集罄突然接到補授山西朔平府。張對此任用很驚訝,按照慣例翰林外放,應該給京察一等,竟然落到他的頭上非常少見,并且他一直沒想過做外官。

直到第二天去見道光謝恩時,道光才告訴他說:緊接著道光講了很長一段關于任用官吏的理論,京官和外官不同,你雖然不至于胡作非為,但是你只管做好自己卻不能察辦吏治,還達不到我的目的。

州官過于閑雜,你當明察暗訪,報告督撫,如果督撫隱瞞,責任和你沒有關系。接著道光帝說出了一句非常有見地的話:“捐班我總不放心,彼等將本求利,其心可知。”可以想見,道光在選人上盡量不適用花錢捐官的人。

張集罄接到了琦善專函才知道道光駕崩消息,

道光三十年(1850年)在隴西縣的路上,張集罄頓時覺得涕泗橫流,不能自己,可以想見他對道光帝是有著深厚的感激之情的。

道光是繼續延續了嘉慶的“守成”路線,

但不能否認的是,而非開明改革之君, 他在登基之初,曾立志效仿雍正帝,徹底清除清王朝吏治的積弊。但在群臣反對聲里,清王朝吏治里的種種“陋規”,也就越演越烈,

就以對道光帝深深感恩的張集馨來說,他在道光年間從陜西別政至陜西布政使的五年宦海浮沉里,僅花在“別敬”(官員給老師童年的例行賄賂)一項的費用,五年里就有五萬兩之多。

清王朝吏治的低效與腐敗也由此可見,這一條也是后來鴉片戰爭的重要敗因。

道光帝所作所為,絕非一個庸君昏主。

但總的來說,在整頓吏治,整厘鹽政,通海運,平定張格爾叛亂,嚴禁鴉片,都有一番明顯作為。只不過這些作為都圍繞在“守成”上進行,而“守成”這一偏離世界進步的航道,儼然成了此后逐漸被打開國門的重要原因。

海運服務項目
最新2018天堂视频在线观看-最新2018天堂视频 天堂视频 2018最新福利天堂视频